独孤游记

真・懒写于

今天周六,睡到8点就起床,上上网,跟同学聊聊QQ以后,开始无所事事。看看地图,计划出游。

我从人大出发,徒步向北,向中关村进军。北京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人多,虽不至于水泄不通,但也到了寸步难行之境地,特别是到了太平洋一带时。途中很多数码店,看见一家商城(忘了叫什么名字了)打的广告叫做"苹果MP3xxx中",纳闷,苹果是什么牌子?细想,原来是iPod——这个我梦寐以求的随身数码播放器。鉴于我的工资水平,我还不敢把它放进我的wishlist中去。我没有进入商城里边,我怕我进去以后找不着出口,我是个路盲,呵呵。

我一路北进,走过了北大的三个门口。这下子总算知道了北大——我年少时对她有过梦想的地方——的地理位置了。本来我有打算进去瞻仰一下这所正在争创世界一流的百年名校。一番思量,还是没有进去——我对她的所有梦想都已经在上个世纪遗弃,她没有给我留下任何东西,我也不必给她留下点什么——本来打算进去找个厕所留下些什么东西来纪念一下的。继续前行,来到一个叫做清华西门的公交车站,却怎么也找不着写有"清华大学"字样的门,已累,决定放弃寻找清华大学。

坐上了运通105的车,当乘务员问我到哪的时候,我才觉悟,哦,这是"有人售票车",必须得说出个地点以便收钱,这不是投币的公交,不是上去投了个币就可以无忧无虑无所顾忌地终点站的……乘务员纳闷地等了两分钟,我才有了答案:西直门。在北京,我还没有什么熟悉的地方,除了这个上班必经的倒地铁的地方,也是唯一能够流利说出的地名。我记得我上班的地方叫王府井,之前的一个站叫做天安门东,嘿嘿,我就去天安门吧。

一出地铁站,就看到了毛主席他老人家慈祥的笑容(对不起,我这里使用了最常见的写作方式与内容,如果你对毛主席有什么非慈祥看法,请别对毛主席的像产生同样的看法,因为这像,确实有够慈祥的)。我随人流进了天安门,左右两侧的大门板,镶嵌了9x9矩阵的金黄的椭圆的……唉,我也不知道它们怎称呼,"九"五至尊就是了。我一只往里走,直到故宫,要票,停止前行。老实说,我历史沉淀不够,不能领悟这些古老东西存在的意义,除了拉动GDP成长以外(君不见天安门里边商店重重?不见凡是好玩一点的东西都要买票?)。较之,我更喜欢大自然的美景,而不是这些沉淀了千万人民血汗泪哭的"艺术品"。我们每介绍一处历史遗产,都不忘说上"体现了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",却从来没有说过"体现了古代劳动人民的悲惨"。来到中山公园,要票,也不进,远远地瞻仰了孙中山先生——这位我最佩服的人——因为我跟他有着一样的理想:三民主义统一中国。

天安门广场很宽阔,很多人在放风筝。一群老外也在放,风筝就是死活不上天。本来我想上去"Can I help you?"的,但决定还是看看老外折腾一下,因为他们本来就够搞笑的。还有一位年轻貌美的妈妈陪着三岁左右的孩子放风筝,观察良久,竟不自觉地产生了我是孩子他爸的错觉——嗯,可能跟孤独过久有关系。每每看到人家成双成对,女的还貌美如花,真是痛不欲生啊……还好我有阿Q的本领,好像全世界的美女都在陪我逛街一样。(以上纯属玩笑,如有雷同,实属万幸)。假如有一天你看见一个人,带着眼睛,比南方人还矮的南方人,形单影只,你可以上去问问他是不是叫Neo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