爷爷,请你安息

真・懒写于

我终于明白了孔子两千多年前的智慧:父母在,不远游。其实父母二字,只是使用了某种修辞手法,它实指你的亲人。

2005年5月30日上午10时,其时我尚在北京焦急地等待下午4时才开的T5列车,就接到爸爸给我的噩耗:爷爷已经安详而去,终没能让我见到最后一面,人生从此多此一憾。只恨列车不能飞,我31号晚上8点到南宁,太晚,已经没有回去的车,只好花400多块请了Texi狂奔200多公里,终于赶上爷爷斋事的最后时刻,心中才稍感安慰。

很后悔自己当初没有考虑飞机方案,有点恨自己有钱就花光没有后路,两手空空,才在29号晚上接到消息竟一时措手。爷爷已高龄八十有五,我的稍稍犹豫造成了我的终生之撼。

斯人已去犹忆斯影,爷爷是共产党员,很纯的那种,在当村长时为村民做好事甚多,口碑甚好。一生勤奋,耕种总是快人一步,收成总是多人数石。爷爷最疼得就是我,我跟爷爷生活了很长时间,小时经常帮他放牛,他也总从拮据的手中拿出零钱零食,让我今天牙齿参差不齐。

天妒好人,1996年爷爷脑血管意外,半身瘫痪,生活不能自理,我最可敬的奶奶护理了他10年。每逢放假回家,我便让奶奶休息,给爷爷喂饭,洗澡,清理排泄物等等,因为奶奶年老体迈,护理之事比不上我的程度,爷爷便每每思念我放假之期,一天一天算得清清楚楚。今年春节确实最后一次了,但爷爷知道我在北京找到了工作,对他一农民来说,总算也是光宗耀祖之事了。这也是他最为关心的事情,当年他希望我能上大学,希望我能做官,所以我就读行政管理,但我性格毕竟不符尔虞我诈之道,辜负了他的一片期望。不过知道我在北京工作,工资对农民来说也算是天文数字了,终于安心而去。我所见到的他最高兴的时刻有四次,分别是上重点初中,重点高中,上大学,找到工作……他一路看着我成长。然而最后一刻竟成撼事……

我需在家里守孝七天,终因学校论文答辩之故提前离家到校,终于明白,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之理。爷爷,你安息吧,我决计不会辜负你,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