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啊

真・懒写于

热啊,昨天傍晚吃完饭去双榆树小区公园的路上,不小心瞟了一眼阅报栏,曰:北京1961年来最热……想不到,北京如此"热情"地迎接我的到来……

公园是个避暑的好地方,老大爷在吹笛子,拉二胡,老太太配合着唱革命歌曲,而中心的舞场,脖子妞妞屁股妞妞……在这歌舞升平的公园,我找个角落,打开我手机的掌上书院,开始看《鹿鼎记》,唉,是了,我的破电脑还没有显示器,所以可以迷上金庸的武侠小说:我已经把《笑傲江湖》、《雪山飞狐》、《飞狐外传》和《倚天屠龙记》看完了……真是惬意啊,我这个手机,Nokia N Gage QD,人家用来玩游戏,当然我也玩,只不过我找到了适合我的阅读新方式,嘿嘿,这叫阅读无处不在。

可是回到住处,热啊!墙壁上挂着个空调,我敢打赌,从央视黄金广告上找到的任何号称最安静的空调都比不上它,因为……对不起,它是坏的。人云画饼充饥望梅止渴,可看到这空调我只会更热——我一团火气啊,1961年来,34年,半个甲子了啊,虽不千载难逢,但你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悄无声息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啊,我靠。虽然如此,嘿嘿,我练就的一声好功夫可不是吹的,羞答答的玫瑰能静悄悄地开,我也能汩汩冒着大汉一觉到天光,扇子也不用摇一下,何况我没有扇子这东西。

洗完澡,擦干水珠,拿过裤衩一套,哟,烤死我的两片小PP了,这不是刚从烤箱拿出来的衩衩吗?

北京的太阳出来忒早。在这个东西朝向的房间里,某个早上,不小心被太阳烤醒,哟,要迟到,拿过那个当闹钟用的手机一看,太夸张了,才4:50……烤吧,你恶狠狠地烤,我继续睡我的觉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