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rlang 之父 Joe Armstrong 谈面向对象:糟心

真・懒写于

译自 http://www.cs.otago.ac.nz/staffpriv/ok/Joe-Hates-OO.htm.

初识面向对象编程概念时,我总觉得哪儿不对劲,但又说不出来。面向对象编程一经面世就人气不衰(后面我会解释原因),批判它有点像“在教堂里念咒”(译注:我猜就是清风吹不起半点涟漪之意)。没有面向对象,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门体面的语言。

随着 Erlang 进入大众视野,我们经常被人讨教“Erlang 是面向对象的吗”。显然,正确的答案是“绝壁不是”。但我们不敢扯高嗓门,只好捏造一些机智的回答:不求甚解,你说是(某种程度上的)面向对象就是;观言察行,连书上小字也不放过,Erlang 并不是面向对象。

说到这我想起了一件小事,巴黎第七届 IEEE Logic 编程会议上,一名后来担任 IBM 老大的家伙的讲演。在问到为何要给 IBM Prolog 语言添加了很多面向对象的扩展时,他回道:

“客户要,我们给。”

我还记得当时想:“多没脑子,不于心有愧,不反思,不问‘这事对吗’……”

为何面向对象糟透了

面向对象编程,我最大的不苟同得追溯到基础概念,我会列出这些概念,以及我异议的理由。

异议一:数据结构和函数不应绑到一起

对象将函数和数据结构绑死到一个不可分割的单元中。我认为这是一个根本错误,因为函数和数据结构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:

函数是转换输入和输出的黑盒子。一旦理解了输入和输出,那么函数我就掌握了。但这并不等于说我能够编写这个函数

人们对函数的认知,是它作为运算体系中的角色,职责是转换数据结构到另一种类型。

函数和数据结构是风马牛,强行关在同一个笼子里根本就是错的。

异议二:万物皆对象

举个例子,“时间”。在面向对象语言中,“时间”必须是对象(在 Smalltalk 里,甚至数字“3”也是对象)。在非面向对象语言中,“时间”只是某个数据类型的实例。例如,Erlang 中时间有各种不同表达,但可以使用类型声明清晰明了地描述:

-deftype day()     = 1..31.
-deftype month()   = 1..12.
-deftype year()    = int().
-deftype hour()    = 1..24.
-deftype minute()  = 1..60.
-deftype second()  = 1..60.
-deftype abstime() = {abstime,year(),month(),day(),hour(),min(),sec()}.
-deftype hms()     = {hms,hour(),min(),sec()}.
…

注意这些定义不属于任何一个特定的对象。它们无处不在,系统里的函数也可以操作这些表述时间的数据类型。

而且并没有相应的方法(译注:指对象里的 method)。

面向对象语言中,数据类型定义散落在天涯

面向对象语言中,对象包养了数据类型定义,因此我不能在同一处一览众定义。Erlang 和 C 可以定义包含文件或数据字典,一个文件囊括所有;面向对象语言我却毫无办法,数据类型定义分散在各个对象中去了。

让我举个例子。假设我要设计一个全局的数据类型,“全局”是指整个系统可见。

Lisp 程序员已达成的一个长期共识是,尽量少全局数据类型及大量操作这些数据类型的小函数,相比大量全局数据类型及少数操作数据类型的函数,前者要比后者好。

链表、数组、哈希表,或更高级的东西如时间、日期、文件名。

要定义一个全局数据结构,面向对象语言要求我必须选择某个基类。所有其他欲使用这个数据结构的对象必须继承它。现在我要创建一个“时间”对象,它属于谁,在哪个对象里呢?

对象有私有状态

状态是万恶之源。特别是,带副作用的函数,应该离远点。

虽然状态在编程语言中不得人心,但它充斥着整个现实世界。我很在意银行账户状态,在存取款后我要求账户状态的更新是正确的。

既然现实世界存在着状态,编程语言应提供什么样的功能来处理它呢?

面向对象语言在“对程序员隐藏状态”上的选择可能是最糟糕的。不暴露状态,不找办法解决状态的麻烦,藏起来万事大吉。

面向对象流行的原因

  1. 被认为容易学习
  2. 被认为容易复用代码
  3. 浮夸宣传
  4. 催生了新的软件产业

1 和 2 我看不到证据。3 和 4 看似技术背后的驱动力。如果一门差劲的语言技术,刚好催生了一门解决自身问题的新产业,那么这真是赚大钱的好生意。

这才是面向对象编程背后真正的驱动力。